在弥陀的怀抱中
——弘愿寺挂单小记

动心

看过弘愿寺倡印的净土宗系列书籍,听过净宗法师讲经的光盘之后,内心非常认同与赞叹慧净上人、净宗法师对净土宗、对寺院管理的理念。读完第32期《净土宗简报》上的笑脸岩的文章(《在弘愿寺体验净土宗》),觉得:啊,这正是我理想中的道场!想去弘愿寺参学的念头越发强烈了。

起程

不是没有犹豫过,如有人戏言:旅行,就是将心目中的圣地一一摧毁的过程。也曾担心:万一弘愿寺并没有文章里写的那么好怎么办?与其去了失望,不如不去!至少让它在我心中保留下一份美好的憧憬。幸好,在弥陀慈悲的呼唤声中,我终于出发了。

上山

躺在卧铺上,似睡非睡地摇晃了一夜。第二天清晨,由宣城火车站搭乘早上6:00的第一班公交车,坐到“敬亭山”站下车。忍受着晕车的不适,背着不算轻的行囊,口中称念着弥陀圣号,边走边问路;走了实在感觉挺远的一段路,终于,我来到了弘愿寺的山门口。

山门

正如笑脸岩文中所写的那样,“令人瞩目的是弘愿寺的山门,大气、宏阔、稳重,牢不可撼,让人心生崇敬。”看见这样的山门,心中很欢喜。

之前就由书中得知,弘愿寺的山门口常年播放弥陀圣号。说实话我曾为此暗自担心,因为有些念佛道场常年大声播放佛号,招致附近居民的反感与讥嫌,弘愿寺会不会也……当我站在山门口,听见弘愿寺播放的佛号,才知道自己的担忧是多么的没必要。弘愿寺的佛号,正如弘愿寺道场的整体风格,低调,温和,平淡;音量适中,让人听得清清楚楚,却又不觉刺耳,让人越听心越静。听见这样的念佛声,我心中很欢喜。

伴随着弥陀的万德洪名,我走进了向往已久的弘愿寺。

门槛

正如书中所说,弘愿寺是一座没有门槛的寺院。这对于背着沉重行李的我而言,着实省力不少。因为没有门槛,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平步而入,处处通达。这让我想到,弥陀对众生的接引、救度也是没有门槛的。法照大师偈:“彼佛因中立弘誓,闻名念我总迎来。不简贫穷将富贵,不简下智与高才,不简多闻持净戒,不简破戒罪根深,但使回心多念佛,能令瓦砾变成金。”阿弥陀佛不设下限的救度,与没有门槛的弘愿寺,让人很欢喜。

遇见的第一位居士(莲友)

到处都静悄悄的,师父们正在过堂用早斋。那就先去大殿礼佛吧!来迎殿前,一位正在燃香供佛的老居士和蔼地主动招呼我,让我和另一位在山门口巧遇的比丘尼师父先放下行李,跟他去斋堂吃二堂。这位老居士是我在弘愿寺遇见的第一位莲友,他的脸上有着专修念佛之人特有的柔和与慈祥;对我们热情友善,又很平静、平常。

斋堂里,大众师父与众莲友们正安静地用斋,我们站在后门静静地等待。风很大,天很冷,老居士想要给我们找个暖和点的地方。那份发自内心的自然的关爱,让原本不太适应薄霜严寒、冻得簌簌发抖的我,突然感受到一份春天般的温暖。后来我才得知,这位如老爷爷一般慈祥的长者,是净宗法师在校读书时的老师。

之后,我在弘愿寺遇见的每一位出家师父,每一位在家莲友,全都如此待人友善。而且,他们的友善与关爱特别温和与平淡,让人没有丝毫的压力与负担;如同弥陀的慈光,很温暖,很明亮,不刺眼,不灼热。

安单

居士接待处的佛悦居士为我们安单,满脸笑意。充满喜悦的她,让我不禁佩服师父真的会起法名——佛悦,充满喜悦的念佛人。后来的多次接触中,常见她笑得阳光灿烂。如果是在社会上,人家一定会误以为她遇到什么好事啦,或是买彩票中头奖啦,不然人怎么可能活得这么开心呢?对,我们正是遇上了最好的事情,中了往生极乐的头奖!称名念佛,必定往生,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啦!阿弥陀佛又名“欢喜光佛”,难怪在弘愿寺看见每个人都充满法喜,欢喜念弥陀,念佛常欢喜。

挂单

八点多,去客堂挂单。先安单,后挂单,这又是弘愿寺让人暗自吃惊的地方。在传统丛林,正常程序是先由知客师父见过,点头允许,登记完毕,才可以挂单入住。而在弘愿寺,却是先让人住下来,再去客堂挂单。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特例?

自从出家后,一直安住在纯女众道场,鲜少与大僧师父接触;对于大僧师父,有一种无名的敬畏。所以,走进客堂时,其实是有些害怕的。照客师父平和的态度,让我放下了一些畏惧。对,这正是弘愿寺住众的一大特点:平淡,平和;平和中又蕴含着一份慈悲,让人安心,不恐惧。

就地顶礼三拜,手掌接触地板,惊异地发现:地板特别干净,并且一点也不凉;手感很温和,甚至带点柔软。这是我的错觉吗?让人联想到极乐世界的宝地——清净,温暖,柔软。后来上殿时发现,大殿(来迎殿)的地板也是如此,不同于我们惯常使用的那种沾水即滑,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弘愿寺大殿和客堂的地面,很干净,很平整,却一点也不滑,温暖又柔和;老年人走在上面也可以很安心,很安全。(有句话我一直忍着没问:这种地板到底用的是什么建材?)

上殿共修

第一次在专修念佛的净土宗道场上殿共修,引磬声中,问讯,礼佛三拜,合掌称念善导大师所写的偈诵:“弥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唯有念佛蒙光摄,当知本愿最为强。六方如来舒舌证,专称名号至西方。到彼华开闻妙法,十地愿行自然彰。”然后在领众法师的带领下,跟随着慧净上人的念佛声,大众以缓慢而又整齐的步伐,两步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开始绕佛念佛。

请注意:是称念,而不是唱诵!这样,在家信众们无需困惑——不知道出家师父们到底在唱些什么,念些什么;也不必担心这种腔调自己不会唱;更没有所谓高音低音——你唱G大调、她唱C小调的不和谐。

弘愿寺的上殿共修,不论是谁,有文化没文化,智愚老少,只要长了嘴巴会说话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三秒钟内学会这种念佛方式。跟随着上人清晰、平和、慈悲、沉稳的念佛声,大家众口一音,齐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极简易,极容易,极平易,这也正是净土法门的特点。参加弘愿寺上殿共修的每个人,人人都能开口称念,人人都能知道自己念的是什么。

在上人清晰、响亮又温和不刺耳的佛号声中,声音大、中气足的,可以跟着大声称念;声音小、中气不足的人,可以跟着小声念;严重气虚、咽喉不适的,可以只动嘴唇不出声,金刚持念。正如上人与净宗法师倡导的那样:随力念佛。这种三根普被的上殿共修方式,令原本报体羸弱的我(常年慢性咽喉炎,加上严重气虚,早已令我对高声唱诵望而生畏)居然也能上殿随众共修,随力大小,直白称念;毫不辛苦、吃力,只觉轻松自在,法喜充满。

而两步一句佛号,大众统一的步伐,粗看似乎有些机械;但正像广告词说的——谁用谁知道!只有当您亲自去参加,去体验,才会发现:这种配合佛号的步伐,真的是摄心念佛的巧方便。因为将步伐与佛号联系在一起,那么只要心中忘失念佛,很自然表现在外的就是步伐会乱;而当步伐凌乱的时候,我们就会提醒自己调整步伐,摄心念佛。

安详、从容、缓慢的绕佛,令年老者、体弱者都可以不太吃力地参与。如果您是第一次参加弘愿寺的经行绕佛,请您将心念放在六字名号上;至于绕佛速度的快与慢,该迈左腿还是该抬右腿,那些通通不是重点,往生西方不是凭那些,我们不是国家运动员,也不需要培养、训练那些;只要您专心称念六字洪名,跟着前面的人走就可以了。张嘴说话谁不会?抬腿走路谁不会?只要您会这两样,就可以一百分地参加弘愿寺的上殿共修了。但是如果您只关心腿该怎么迈,却忘了嘴里要念佛,那就是喧宾夺主、买椟还珠了。毕竟,往生极乐是凭弥陀的六字洪名,而不是我们凡夫的左腿右腿。我们只是以此巧方便,摄众同念佛。

以往每每见到信众们第一次来寺庙参加做早晚功课,满腔虔诚,外加一脸困惑,不知道师父们在唱诵些什么,急切地想参与,却又无从开口。对此,作为出家人,我心里总会觉得不忍与愧疚。而弘愿寺的上殿共修,能令大众——不论出家、在家,久修、初学,佛教徒、非佛教徒,人人皆可有质有量地参与。这一点让我特别欢喜、赞叹。齐声称名,从容绕佛,一个小时的上殿时间,感觉只如半小时般飞速度过;下殿之后也不觉疲倦,佛号依然在心中回响。

过堂用斋饭

弘愿寺的过堂用斋特别的安静,很有规矩,如同上殿一样,男女众分东西单坐。负责行堂的似乎都是男众莲友,统一的白制服,戴口罩,干净,整洁。行堂之前,他们先相对问讯,再向上问讯,恭敬有礼。然后再开始行堂(供养文见笑脸岩所录),动作敏捷,安静得毫无声音。看见男众莲友们轻松地拿着装满食物的桶、盆,似乎那只是小菜一碟,毫不费力的样子,不禁感叹男女众体力上的差异。

斋堂的饭菜也颇具弘愿寺的特色:每样菜都煮得熟透烂软,颜色以深绿为主;并且以罗汉菜居多——各种菜肴不分彼此地煮成一锅,互相融洽地混在一起,看上去的卖相并不是很好看,可是吃起来很有滋味,且利于消化吸收。如果您年岁渐长,体力渐衰,就会对此深有体会:那些炒得碧绿、引人食欲的菜肴大多是没有熟透、比较硬的;吃起来嚼不动,费牙,吞下去也不好消化。毕竟,我们不是用眼睛吃饭的,因此,当吃到了弘愿寺斋堂做出的这种不求好看、只求实在,容易嚼、好消化的食物,我又忍不住在心中窃喜了。弘愿寺的风格,再一次彻底地体现在它的饮食中:不求门面华丽、好看,只求实实在在利益众生。

对了,还有一点,就是斋堂饭菜的份量特别充足,让过堂吃饭的人没有后顾之忧。这让我很好奇:不知道究竟是谁在管理斋堂?又是哪些菩萨负责炒菜、做饭?因为凡是喜欢多多准备饮食的人,必定是一个热情好客、心量很大的人;他每天做好了充足的饭菜,等待着客人的到来。同样,阿弥陀佛也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极乐世界,预备了无量的清净法食,等待着我们的归来;我们只要念佛,就能得到。

接下来就让我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干净

弘愿寺很干净。当我早上六七点钟到达寺院,一走进去,就很讶异于它的干净。通常,寺院会在早斋之后才开始扫地、搞卫生;可是在这之前,它居然就已经这么干净了,地上看不到任何垃圾。不愧是净土宗道场!心净土净,让人见境心清。

安静

弘愿寺很安静,听不到一声喧哗;尤其是午休时间,整个住宿区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似的。

在弘愿寺,听见最多的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或是念佛机里播放的,或是莲友们口中称念的;声音都不大,温和不刺耳。

更多时间,则是一片寂静,让人沉下心来,静思人生,归投弥陀。

清净

弘愿寺很清净。像一捧纯净的甘泉,洁净得不带丝毫商业的气息,正如住持净宗法师所说:“弘愿寺是干净的,从设计到理念,从行为到信仰,从自处到应世。”这里没有那些以佛法为外包装的蠢蠢欲动的名利追求;整座道场里弥漫的只有“南无阿弥陀佛”万德洪名的馨香,只有全体彰显“本愿称名,凡夫入报”的浓厚法味。住在弘愿寺,令人名利之心顿息,只想念佛。

温和

弘愿寺是一座特别温和的寺院。没有大声争执,更没有厉声呵斥。即便您真的做错了,得到的也是念佛人温和的提醒。乃至僧值师父的表堂都如同闲话家常般,温和又平实,话留三分,点到为止。每次听见僧值师父的表堂,都会让我忍不住想要微笑:原来,不一定要扮演“怒目金刚”,也可以当好僧值呢!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在弥陀慈光的摄受中,念佛人自然而然会由头角峥嵘变成温润如玉。温和的弘愿寺,温和的念佛人,让人欢喜。

慈悲体贴

慧净上人撰写的“念佛人每日诵念思维”,第一条就是“对弥陀恭敬信顺,对他人恩慈体贴,对自己谦卑柔和。”其中的“对他人恩慈体贴”,弘愿寺真正把它落到了实处。

例如,一进山门的茶室,保温开水桶上贴着“一杯佛水,滋润心田”;天气冷,茶室里的椅子上还特别铺上了厚坐垫。而茶室旁边的视听室(我给它取的名字)门口贴着“欢迎您入内听经闻法”,里面长时播放着法师讲法的光盘;几排长椅,清净整洁,当然,也都贴心地铺着厚坐垫。茶水润身,法水润心,弘愿寺对众生付出的是体贴周到的身心关怀。

还有,四处走廊的栏杆巧妙地设计成了长椅。每天早上有莲友将它们擦得干干净净,让前来弘愿寺礼佛的人们,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地方小憩,晒不到太阳,也淋不到雨。每当我看到香客们,尤其是一些头发花白、行步蹒跚的老菩萨们,三三两两舒心地坐在长椅上歇脚时,内心对于弘愿寺这份慈悲、体贴的设计,真是说不出来的赞叹与感恩。如果您曾经目睹远道来寺的信众们疲乏不堪却又无处歇脚,只好直接坐到地上而心生不忍,就一定能理解为什么看见弘愿寺随处可见的长椅,会令我如此欢喜感恩了!

两旁回廊的宣传栏内张贴着弘愿寺寺名、匾额、楹联释义,让人一读之下,对于全寺的匾额、楹联有了正确义解。联想起有游客将禅寺匾额上的“入不二门”,误解为这道门只准走一次,下次得从另一道门走的真实笑话,不禁让人感叹弘愿寺对来寺游客们的细心体贴。

弘愿寺正在进行第二期工程建设,在土地用车经常出入的道路边,张贴着“施工现场,注意车辆”。在斋堂大门对面的墙上,贴着“佛门过堂仪规”,以通俗易懂的文字讲解着佛门过堂吃饭的仪规,并且配有相应的图片示例,图文并茂,令人一目了然。

由于地处敬亭山麓,寺院的消防宣传栏中,有干粉灭火器的使用方法、疏散逃生十诀、牢记“六句话”、掌握“三近原则”等消防知识,让同样住在山林道场,对森林失火早已不再陌生的我,很轻松容易地学到了特别实用的消防知识。至少现在看见干粉灭火器,除了知道它可以用来把人砸晕以外,还知道该如何用它去灭火了。

还有很多很多细微之处,点点滴滴,弘愿寺这份对众生的慈悲体贴几乎无处不在。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成就了慈悲体贴的六字名号,称念六字圣号的念佛人成就了慈悲体贴的弘愿寺。来到弘愿寺,就如同跌进了阿弥陀佛温暖的怀抱里。原来,我们是一直被关爱着的。南无阿弥陀佛。

标语不仅仅只是贴在墙上的

曾经见过在“止语”牌下聊天;在“待人以和”的标语前尖厉的指责;在“禁放鞭炮”的告示旁,浓烟呛鼻,炮竹声震耳欲聋;在“禁止算命看相”的警示下,算命摊子一个挨着一个……这一切,让人几乎要对贴在墙上的标语产生免疫力了。

可是,来到弘愿寺才发现,原来,标语不仅仅是被贴在墙上的,只要有心,它们就真的可以被落实在生活中。弘愿寺里,住宿区的标示牌上写着“肃静”,就真的很肃静;山门口的告示牌上写着“禁放鞭炮”,就真的没有人放鞭炮;“禁止算命”,就真的看不见半个算命先生的影子;“禁止大声喧哗”,就真的没有人大声喧哗,包括单纯观光的游客们,乃至小朋友们一进寺门,似乎都立刻变乖了似的。

大殿前,有寺院为大家免费提供的上好檀香,旁边标着“一心一意一支香”“免费燃香,香燃好后,敬入台阶下大香炉里,而后入殿拜佛。上香时请念:南无阿弥陀佛( nā  mó  ā  mí  tuó  fó) ”。大家就真的只是“一心一意一支香”,没有人像烧柴火似的大把大把“烧高香”,也没有人把点燃的香拿进大殿。因此,弘愿寺大殿里的拜垫都很干净,又完好无损,没有被香灰烧出的一个个小洞。

阿弥陀佛愿无虚发,每一愿都那么的实际、实在。因此,当您看见寺内任何的标语指示,请遵照上面写的去做,因为弘愿寺的标语,都不仅仅只是贴在墙上的。

打开水处

斋堂旁边,是打开水的地方,从早到晚,用斋前后,都有滚烫的开水供应。开水龙头的上方墙上贴着一副端庄的隶书:“惜福:龙头开水似甘泉,滴滴流淌炉工汗,勿使瓶满水溢出,宁持半壶多往返。”旁边配以形象的卡通画:龙头下,开水瓶水满溢出,福流满地,水瓶心痛得哇哇大哭。

记得第一次去打开水,因为谨记出家女众来到男众道场要谨言慎行,眼睛不要随便到处乱看;所以低着头直接打开水,没有抬头看看墙上的这幅标语。当我如同在自己常住寺庙那样,水快满了才去关龙头时,不巧的是,弘愿寺龙头开关的方向和我所住寺庙的开关方向刚好相反,原本关水的动作,变成了将龙头开到最大,顿时水满溢出;惊吓之余,深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惭愧。这时又恰巧安静地走来一位大僧师父打开水,他只接了半瓶就默默地离开了。我这才抬头看见墙上的标示,一读之下,更觉羞愧。

接下来的几天,当我总算渐渐学会了“宁持半壶多往返”时,却又要离开了。而贴着“锅炉房重地,闲人免进”的地方,也成了让我特别好奇的一处风景——不知道究竟是哪位菩萨莲友在发心烧锅炉?

没有特别说明的,不一定没有

七天之中,有说过话的男众师父,大概就是客堂的照客师父了。每次都是有事必须要请问,这才鼓起勇气走进客堂,并且最好是趁知客师父不在的时候。后来才发觉,照客师父在接待我的时候,眼睛很少直视看人,大多时候都是旁顾左右;态度上,既有着念佛人特有的慈悲与平和,又有着一分男女有别的距离感与分寸感。不仅照客师父如此,乃至弘愿寺其他的大僧师父们,在路上遇见时都是如此——既慈悲平和,又遵守男女有别的距离与分寸。

住宿区更是如此,男众住宿区门口有告示牌“男寮区,女众止步”,女众住宿区门口有告示牌“女寮区,男众止步”(凭记忆写出,请以实物为准)。虽然弘愿寺专弘、专修念佛,并未特别提出要如何严持戒律;可是真正专修念佛之人,清净戒法,自然具足。

弘愿寺全体出家师父们以及在家莲友们,无论上殿过堂,还是日常作务,都给人一种很安定、很专注的感觉。挂单所住寮房的窗外,正是那条“施工现场,注意车辆”的大路。在房中看书或静坐念佛时,常听见窗外男众莲友们在出坡作务。即使在出坡,莲友们嘴里念出的也是“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而不是“一二三,加油!使劲!”之类的话。这又是让初来乍到的我觉得特别新奇的地方。偶尔也会听见莲友们在交谈,内容不是你我他鸡毛蒜皮的是是非非,众口一词全都是净土宗法义的探讨。

有一次,在大殿前,听见一位莲友说:“净土三部经说的就是一件事,就是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我又忍不住微笑了,心想:“真是一名好学生,学得真好,把握住了善导大师说法的精髓,完全领会了慧净上人、净宗法师的弘法的心要。”

虽然弘愿寺从未提倡要修禅习定;可是,“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名无上深妙禅”,真正专修念佛者,心常住于六字洪名中,不禅自禅,不定自定。这大概就是弘愿寺的大僧师父们的道气,常让我想起全国样板丛林,著名禅宗道场——云居山真如禅寺里禅修众们的风骨的缘故。虽然一为禅,一为净,可是真正修道人的气质实在太像了。

整座弘愿寺,处处透露出智慧巧思。关于这一点,以我的拙笔无法表达,等您自己去住上几天后自然也会深有体会。

六字名号,功德全包;专称弥陀名号,戒定慧自然念念增长,无一遗漏。因此,如果您一直很好乐修习戒定慧,看见弘愿寺唯倡“本愿称名,凡夫入报”,很少谈及如何持戒、修定、发慧,请千万不要武断地简单判定:念佛人无有戒定慧。要知道,本愿念佛即无上圆顿修法,下手极易,成就极高;“一即一切”,以称名一行,总摄一切万行;乃至以称名一行,超胜一切万行。弥陀圣号宣流的弘愿寺中,处处可以感受到戒定慧的功德芳香。

毕竟,没有特别说明的,不一定就是没有。

有净土宗特色的全寺布局

从小就特别没有方向感,不会认路。出家之后,依然如故,除了在自己常住寺院不会迷路,举凡去到其他寺院或城市,常常会迷路,走出去之后就找不回来了。可是在弘愿寺,除了最初一两天偶尔问路,之后的日子里,我居然都能很准确地认路,很清晰地判断出自己要去的地点在何方。这当然不是我的方向感突然变强了,而是弘愿寺的整体布局、规划太具有净土宗的特色了——简单,平易,让人一目了然,一点不复杂;连我这种特别不会记路的人都能很快地对全寺布局大体上了然于胸,不走弯路,直趋目标。

看见弘愿寺的整体布局,不禁感概开山者的魄力——原来寺院也可以规划得如此大气又简单。正如净土法门的特色:依凭弥陀本愿力,令众生称名必往生,往生必成佛,成佛必度生。“直截根源佛所印,寻叶摘枝我不能”,一切的一切,都汇归于称念六字洪名。愿所有好乐修习净土法门的众生,都能有缘得闻善导大师的教法,本愿称名,直达宝所,不遭枝歧。

同见同行的共振力

弘愿寺是个特别和合的道场,住在这里的人们,不论出家师父,还是在家莲友,大家都同一知见——依止于善导大师的净土宗正见;同一行持——称念弥陀六字洪名。这种大众上下的同见同行,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凝聚力、共振力,令凡是走进弘愿寺的人都在无形当中受到感染,渐渐地也会好乐念佛,嘴里常常自然而然地念出“南无阿弥陀佛”。

每天的早晚殿共修与每晚的听法,都让我感受到了全体住众们同见同行的强大心力。志同道合,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难怪净宗法师解释“莲友”为“像莲花一样的朋友”。经中说,念佛者,乃为人中芬陀利花,那么,弘愿寺,就是一座开满芬陀利花的美丽花园;凡入其中者,受其熏染,不知不觉中,也会散发出芬陀利花的香气。“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如果您在弘愿寺住了几天,变得一开口就称“南无阿弥陀佛”,这太正常了,没什么好奇怪的;相反,如果住在弘愿寺,却从不念佛,那才叫反常、奇怪呢。

不是结尾的结尾

短短的七天,满满的收获,旅途的疲倦,晕车的痛苦,都是那么的值得。感恩弘愿寺,感恩阿弥陀佛!

伴随着一声声的“南无阿弥陀佛”,素来厌恶动笔写作的我,在没有任何人的要求之下,提起笔来,记录下挂单弘愿寺的点滴收获(更多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只能藏之于心中了),并且希望将它公诸于众。如同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大宝藏的孩子般,迫不及待地想让所有的小朋友们都去看看!

弘愿寺的背后,是慧净上人、净宗法师的理念,是善导大师的思想;善导大师思想的背后,是阿弥陀佛的本愿。归根结底,阿弥陀佛才是一切的依怙,才是这所有一切的答案。

愿更多有缘众生能前往弘愿寺参学、受益,愿一切众生信佛念佛,同生极乐。南无阿弥陀佛。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