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弘愿寺体验净土宗

敬亭山,有些遗憾。弘愿寺,却是一个惊喜。

弘愿寺在敬亭山南麓,地势高朗,群峰环抱,天然佳地!

走近弘愿寺,就听到不停的“南无阿弥陀佛”清亮之声,庄严肃穆,竟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让你不由自主踏着念佛声的节奏,一步步走向弘愿寺。

令人瞩目的是弘愿寺的山门,大气、宏阔、稳重,牢不可撼,让人心生崇敬。

弘愿寺的山门、来迎殿、念佛堂、讲经堂、钟鼓楼、五观堂、僧寮等,共计七千平方米,都是恢弘庄重的仿唐建筑。

踏进山门,就注意到为游人提供的茶水休息室,这已经很难得了,让人倍感温馨体贴。

我看到了两处法宝陈列,都是流通净土宗丛书、光盘,数量达数十种,全部任人自选,免费赠送。

我不禁在心里感叹:这是人间的净土啊!

一位义工微笑地迎了上来,向我介绍弘愿寺的情况:除了不收门票,这里的素餐也是免费的;可以挂单住宿,也是免费的。

天气已经降温了,风很大,可能要变天,我决定干脆就在寺里住上两天,体验一下净土宗。从前我一直没有关注过的净土宗。

从与出家师父、义工莲友的接触中,可以感受到,整个弘愿寺上下,在弥陀大悲熏染下,爱心为本,人人谦卑喜乐、祥和友善的特殊氛围。道场不提倡大兴香烛,免费提供来访信众、游客燃香供佛。

等到下午两点,居士接待处上班了。我去登记挂单,问及费用,完全自愿,随个人根据自己的情况投入功德箱中。我投了50元,他们根本没有一个人看我投钱。

住宿的地方是个大房间,双层的床,被褥温暖厚实。这里已经住了很多的人。喝水用热水瓶,洗澡是大浴室。

下午5点开饭,6点关山门,7点是晚课。早上4点半起床,5点半是早课,似乎必须参加。我既然是来体验的,自然要参加。

早课和晚课都是1个小时。先是念诵“念佛人每日诵念思维”。三次跪拜之后,大众便井然有序地在殿中绕行,速度很慢,边绕行边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有一位出家师父领诵,声音苍劲,节奏平和,隐隐有金石般悦耳感觉,特别有感染力。最后是僧值师父跪拜,读诵供佛的功德主名单。然后大众礼拜而退。

这里的素餐似乎不如何讲究,种类很多,分量充足。

这是弘愿寺特有的道风,我感觉有两个重要特点:

一是非常专一。从早上4点打板起床,到晚上9点打板休息,早晚课就是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贯彻到底。早餐和午餐前后,也是念佛;供佛也是供来迎本尊阿弥陀佛、发遣教主释迦牟尼佛、十方证诚诸佛、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光摄念佛大势至菩萨、随佛来迎清净大海众菩萨。集体共修之余,“南无阿弥陀佛”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二是十分精进。每天有三次共修念佛,上午、下午各有法义学习和读书会,信众可自由选择参加学习或者代之以念佛,每次一个小时。晨5-6点早课,8-9点学习或念佛,下午2-3点闻法或念佛,4-5点晚课,7-8点念佛,其余时间自修。

管理大殿的居士数年如一日,打扫、整理来迎殿,大殿内外永远整齐、整洁。每天早课打板前,来迎殿早已灯火通明,有师父和居士往往早课开始前就来拜佛绕殿。伴随着清晨醒世的钟鼓声,众佛子陆续会聚到大殿,先每人三拜礼佛,然后在殿外燃一炷清香供佛。男女众分两边排班,左右各由法师带领绕佛——弘愿寺的一天就这样在黎明中开始了。

师父们除了起的早外,自修也很精进:除日常功课外,其余时间尽职尽责,空余时间则学习法义,从未见师父们说闲话。师父们的休息时间,多是晚斋后在广场、池边小憩,或者是在敬亭山漫步,讨论法义——这短暂的休息也常常被莲友围绕提问。

在弘愿寺盘桓期间,我仔细阅读了文化长廊的内容,也看了关于善导大师的资料,对净土宗有了一些初步认识。

不过,我还是无法接受净土宗的理念。就佛教来说,我还是愿意接受禅宗。所谓西方净土观念,禅宗与之看法相反。六祖慧能曾经说:东方人遭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遭罪,念佛求生何方?

不过,我对弘愿寺充满着敬意,这样的净土实在太难得了,这样的寺院实在太难得了!

我抄下了下面弘愿寺导游的这段文字,作为本篇日志的结语:

各位尊贵的客人,现世的莲花之友:

弘愿寺欢迎你们,阿弥陀佛欢迎你们!

弘愿寺是专念阿弥陀佛的道场,阿弥陀佛属于一切众生,弘愿寺对所有人开放。

站在弘愿寺山门广场,我们想到了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中的两句话:

同一念佛无别道,远通法界皆兄弟。

众生皆是佛子,念佛亲如手足。愿所有人在阿弥陀佛的慈光照护之中,平安喜乐。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