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垂范 一心归西

道绰大师《安乐集》说:

昙鸾法师康存之日,常修净土。

亦每有世俗君子来呵法师曰:“十方佛国,皆为净土,法师何乃独意注西,岂非偏见生也?”法师对曰:“吾既凡夫,智慧浅短,未入地位,念力须均。如似置草引牛,恒须系心槽枥,岂得纵放,全无所归?”

虽复难者纷纭,而法师独决。

是以无问一切道俗,但与法师一面相遇者,若未生正信,劝令生信;若已生正信者,皆劝归净国。

是故法师临命终时,寺傍左右道俗,皆见幡花映院,尽闻异香,音乐迎接,遂往生也。

这段文可说是昙鸾大师的简要传记。

昙鸾大师健康存在的时候就专修净土法门,毫不动摇。当时的皇帝就指责他,问他说:“十方都有佛国,十方都有净土,你怎么舍弃掉其他九方的净土,而偏偏独钟西方的弥陀净土,这岂不是有执著偏见吗?”这里所指的皇帝,不是南朝的梁武帝,就是北朝的北魏皇帝,这两位皇帝对昙鸾大师都非常恭敬,尤其梁武帝曾向着北方顶礼昙鸾大师,赞叹他是肉身菩萨,北方的皇帝也赞叹昙鸾大师是“神鸾不可测”,这里应是指北魏孝静帝。可说“不打不相识”,这位君王因为还没有完全了解昙鸾大师,所以来跟他辩论,经过一番辩论之后,才晓得昙鸾大师学问之深、道德之高,修行专注,真的令人钦佩,所以特别恭敬昙鸾大师。

昙鸾大师怎么回答呢?昙鸾大师说“吾既凡夫,智慧浅短”,我是一个罪恶生死凡夫,没有智慧,只有罪业。在他所写的《赞阿弥陀佛偈》最后就说:

我从无始循三界,为虚妄轮所回转;

一念一时所造业,足系六道滞三涂。

昙鸾大师被两位皇帝这样恭敬,可是他认为自己是一个起心动念都和地狱相应的人。

接下来他又说“未入地位,念力须均”,还没有进入不退转位,甚至还没有解脱生死轮回,因此信仰、修行都必须专一不杂。

“如似置草引牛”,就好像放草来引牛吃草。这譬喻什么呢?“草”譬喻极乐世界的庄严,以极乐世界的庄严来引起十方众生的欣慕之心;我们就像牛,对牛来讲,草是放在槽枥的。“槽枥”譬喻西方极乐世界,我们就“恒须系心槽枥”,这颗心就要常常挂在西方极乐世界,而不是说“十方都有净土,有时候向着西方,有时候向着东方,有时候向着南北方”,这样就不能专心依附。因此昙鸾大师说“恒须系心槽枥”。

“岂得纵放,全无所归”,怎么可以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而没有一个固定的归宿呢!

“虽复难者纷纭,而法师独决”,这是指其他道俗等;或人,或难,故说“纷纭”。虽然来跟他辩论的人不少,而且理由也很多,但是昙鸾大师都决定不移。这也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不为一切别解、别行、异学、异见、异执之所退失倾动也”,不但不受他们影响,反而使他们生正信,归净土。

“是以无问一切道俗,但与法师一面相遇者”,所以,不管出家众、在家众,只要跟昙鸾大师相见,如果还没有信佛,昙鸾大师就会劝导他们信佛;如果已经信佛,昙鸾大师会劝导他们专心一意归向西方极乐世界。

“是故法师临命终时,寺傍左右道俗,皆见幡花映院,尽闻异香,音乐迎接,遂往生也”,昙鸾大师由于这样专心致志,在他临终的时候,玄中寺附近的出家众及在家众,都看到空中有宝幡、莲花充满了整个寺院,而且都闻到了世间所没有的香味,听到了天乐等来迎接昙鸾大师,昙鸾大师就在这浩浩荡荡佛菩萨的迎接之下往生极乐世界。

有一首偈说:“念佛临终见宝台,宝幢宝盖满空排;弥陀势至观音等,合掌相随归去来。”这样殊胜的境界,我想大家都很盼望吧!那就要“恒须系心槽枥,不得纵放,全无所归”。

选自《第十八愿善导释》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