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与念佛

快乐是不是念佛的目的?

我觉得,也是,也不是。此话怎讲呢?准确地说,极乐之乐才是念佛的目的,而世间之乐不是念佛的目的,起码不是终极目的,它只是一个附属品。

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呢?因为我以前有个错误的认识,就是认为我念佛了、获得弥陀救度了,就不会有烦恼了,阿弥陀佛就会让我事事皆顺。

随着念佛和听经的深入,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并且在自己身上发现七个问题:

第一,知见不正。

“念佛了,就没有烦恼了,阿弥陀佛就会让我事事皆顺”,这本身就是个错误知见,甚至是邪知邪见。有很多人,一遇到挫折或者疾病,就会问:“阿弥陀佛为什么还让我生病?为什么还让我遭遇挫折?”更有甚者,因为一些逆境,从此就不信佛、不念佛了,埋怨佛没有保佑他。要了亲命!这种知见是从哪儿来的?是谁告诉你的啊?佛从来没这么说过,祖师也从来没这么解释过。佛从来没说:你念佛,平生在娑婆世界就一点业障烦恼因果都没有了。佛从来说的都是:正因为在这个世界有烦恼、有业障、有苦,所以你要往生极乐世界,而且只要你念佛,就能往生极乐世界,到极乐世界就永享安乐了。所以,“念佛了就没有烦恼了”,这是自己想当然,这种知见不正,这一点是妥妥的!

第二,对念佛认识不清。

念佛的用处、目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就是往生极乐世界,这是唯一的目的,这一点是妥妥的!《安乐集》里有一句话,叫“菩提心中行念佛三昧”,菩提心就是愿生心,净宗师父在讲解这句话时说:“念佛不是用来求世间福报的,名号的法体功能是让我们往生成佛的,如果拿来求世间福报,不求往生,功效就打了折扣。”况且世间的一切,比如心情愉快、事业顺利、财源广进、家庭和睦,从根本来讲,都是虚妄不究竟的,你念着真实究竟的名号,却盼望得到一个虚妄不究竟的果报,这智商堪忧啊。

第三,机深信没落实。

这一点非常明显,不论何时,只要没往生,你就是罪恶生死凡夫,源信大师说,“直至临终,犹是一向妄念凡夫”。既然是凡夫,那么烦恼和习气就都在,这一点是妥妥的!只有往生之后,你才成佛成圣。

第四,对因果认识不够。

有因就有果,上辈子造了什么业因,这辈子就受什么果报,因果丝毫不爽。当然,这些因果和业障并不能障碍你念佛往生,但是只要你还在娑婆世界活一天,就会受各种各样的果报,这一点是妥妥的!因为毕竟还没往生极乐世界,等你往生了就潇洒了。

第五,对娑婆世界的苦认识不够。

在娑婆世界这个大苦水缸里待了这么久,居然还没认清它的真面目,还以为它是蜜糖罐,喝一口,“呸,居然是苦的!”什么叫“居然”?它本来就是苦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否则当初你会学佛、念佛吗?不就是因为娑婆苦你才想要求生极乐的吗?只要没离开娑婆一天,你就要多多少少地受这娑婆苦,这一点是妥妥的!

第六,对娑婆世界的乐认识不正确。

《安乐集》里有一句话,“以贪瞋境界违顺多故”。净宗师父在讲解这句话时说,在我们这个杂恶的世界,贪瞋境界违顺多,“违”就是违背你心愿的,这会让你起瞋心,那好,既然“违”境不好,那我要“顺”境,可是顺境又会让你起贪心,这都是烦恼啊!另外,净宗师父在《心籁》里也说:“苦,是人生起跳的弹跳版;乐,是人生堕落的软陷井”;又说:“苦,只要在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总是好的,它让我们更加地清凉、冷峻,让我们更有深度,心灵更敏锐,健壮有力;而乐如蜜糖,它会侵蚀我们的意志,削弱心的力量,很容易让我们成为庸俗肤浅的人。正如蜜糖锈蚀宝刀之刃,乐会锈蚀我们的心”。所以,不要认为这个世间的乐是什么好东西,拼命追求,它也是烦恼,这一点是妥妥的!

第七,没有“一向”专念。

净宗师父说,我们念佛要“一向”专念,就是眼光要看向佛,不看自己。我完全反了,不看佛,只看自己、只看自己眼前的苦乐,这不是颠倒吗?妥妥的啊!这个世界是丑陋的,我们这副身心也是丑陋的,所以就不要再看了,不要再打扮了,不要再斤斤计较、恋恋不舍、耿耿于怀了,对娑婆世界你能报什么希望呢?对自己你能报什么希望呢?回过头来看佛吧,求生净土吧,一向专念吧!

当然,从大的趋势来讲,我们既然念佛了,得到弥陀救度了,现世生活应该会越来越安心、越来越顺畅、越来越欢喜。但这不是一定、肯定、必须、必然、必定的,而且这不是最终目的,它只是“念佛-往生”这条生产线上的一个副产品,至于这个副产品你得到多少,因人而异。但是“往生”这个根本产品,只要念佛,每个人必得,这一点是妥妥的、杠杠的!

所以,不要把现世的苦乐看得比念佛还重,那就颠倒了。要从念佛出发,去过现世的生活;而不是从现世的苦乐出发,反过来问难念佛。因为说到底,世间的苦乐仍然是虚妄的,唯有念佛才是真实的,唯有极乐之乐才是真实的,这才是念佛唯一的、终极的目的。

佛涵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