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离轮回之缘,唯在南无阿弥陀佛

机法二种深信

1.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

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此文显明“机法二种深信”,机指凡夫,法指弥陀。凡夫深信自己三业都是罪恶,永沉轮回,无出三界之力;然此凡夫是弥陀深生悲愍,为其发愿立誓所要救度的对象,此凡夫恐惧不安的心中,体悟弥陀本愿力的摄护救度之真实,而毫无疑虑地信受弥陀本愿之救度,当下即时获得往生决定,此即“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之意。

2.我们凡夫内心都有五逆谤法的种子。我们看报纸新闻,社会上哪里又发生抢劫、哪里杀盗淫妄,这时都要想到:这些也都是我过去世曾做过的,他的一切言行正如我过去世银幕的回放。我如果不往生极乐世界,他的现在就是我的未来。因为我的阿赖耶识当中,还有这样的种子在,遇缘则现,只是这个缘他遇到了,我还没有再遇到而已。

3.会专修净土法门,是他有感于自己是一个罪业深重的生死凡夫,没办法以自己的力量去恶行善,一旦命终就会堕落地狱,受阎罗王的审判刑罚。只有信受弥陀救度,才能离开地狱,甚至离开三界六道轮回。这样的人还会纵情为恶吗?即使他会做恶事,也是业力的推动,是不得已的,他的内心是很悲苦的啊!是苦于为恶,不是乐于为恶的,所以他的心态跟一般纵情为恶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就是所谓的“为修行而苦”,也唯有为修行而苦的人才能真正进入弥陀的救度。

4.其实,我们本身就是恶人,并非故意起恶造罪才是恶人。《阿弥陀经》就已经点出来了,这个世间就是五浊恶世,五浊恶世的人哪可能是善人呢?《观无量寿经》也说:

若佛灭后,诸众生等,浊恶不善,五苦所逼。

所以,我们都是“浊恶不善,五苦所逼”、可悲可怜的众生。

5.“十善”是“五戒”的开展,我们用十善的法镜照自己的三业行为,就能看出原来我们都有贪心、瞋心,都是愚痴、不明因果、不信因果的人。

6.释迦牟尼佛说“人身难得”,得人身就好像“盲龟值浮木”,既然如此,当然都是在三恶道轮回。最可悲的是“无有出离之缘”,如果过去没有机会,现在也没有机会,可是未来有机会的话,那还有一线希望;但如果都没有出离之缘,岂不是永恒地、尽未来际、从始到终都要在三恶道轮转了!当我们深深地触到“无有出离之缘”的悲和痛,那超越了世间任何的痛苦,即使匍伏在地上哀嚎,都没法显露那种无有出离之缘的悲痛,那种悲痛是无法形容的,是达到顶点的。一个学佛者,如果无法体会到本身没有出离之缘、没有解脱希望的话,那么他很难依靠弥陀救度的法门。

7.经典就像一面镜子,我们到了镜子面前,就能看出我们干不干净、端不端整。面对佛法,以佛法来对照自己的三业行为,就能够显示出自己是善是恶,根器是高是低,是会修行还是不会修行,将来会到哪里去,接受什么果报。诚如《地藏经》所说:

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

也就是说,起心动念、身口意三业行为,都是业,都是罪。

又说:

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

这个世界最高的山是须弥山,而我们的罪业比须弥山还高;最深的是大海,而我们的罪业比大海还深。我们的罪业能够障碍我们超凡入圣,障碍我们脱离轮回。像这样的众生,如果没有阿弥陀佛发下四十八愿的话,我们就永远只能在三界六道轮转了。

8.如果未能了解自己真的是知识浅薄、根器陋劣、业障深重、烦恼强盛,他就无法彻彻底底相信阿弥陀佛的救度。就好比一个人,如果没有自觉他已坠入大海,正在大海中随浪浮沉,甚至即将灭顶的事实,他就很难生起求救的道心。

9.一切唯心所造,若此心炽盛,即使虽无身犯,亦必堕落。《楞严经》言:“纯想即飞,纯情即堕。”《圆觉经》言:“一切众生,皆以淫欲,而正性命。”如果没有淫欲,即已超凡入圣,哪还会有众生的性命!一切众生,无不随业牵引。有时出生为贞女,有时出生为淫妇;或许此生为僧,持戒清净,或许来生为富,恣纵淫逸。六道未出,梵行未立,任谁也不可轻言“我已如何如何!” 知此,应不虑自己之善恶,而唯有一任弥陀之悲救,弥陀无碍之光明,不受凡夫善恶之障碍。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