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陀愿心的根源(中)

接下来,法藏菩萨以五首偈吐露他的三个核心大愿。

第一、成佛的愿。表明他将来成佛的时候,他的光明是无量的光明。

譬如恒沙,诸佛世界,复不可计,无数刹土。

光明悉照,遍此诸国,如是精进,威神难量。(愿光明无量)

譬如恒河沙数的诸佛世界,及不可计算的无数国土,愿我佛身的光明都能永远遍照这些十方无量无边的国土而无余。我要这样的精进,成就这样难量的威德神力。

这两首偈是吐露他将来成佛要成为光明无量的佛,能够照遍恒河沙世界的国土。他一定要精进的达到如此威神难量的境界。

也就是说,将来不成佛便罢,如果成佛的话,他的光明要遍照不可计、无数世界的国土,他要往这个目标去精进、修行。此偈也同时兼含要以遍照十方世界的光明来救度十方世界的众生之意。

第二、成净土的愿。他成就的国土是怎么样的国土呢?

令我作佛,国土第一,其众奇妙,道场超绝。

国如泥洹,而无等双。(愿国土第一)

我如果成佛,我的国土殊胜庄严最尊第一,超踰十方一切诸佛国土。最为奇特的是国土中的众生坐道场就成佛,如此神妙是超越而绝对无比的;国境则像佛的涅槃一般,更是十方净土所没有的殊胜庄严。

「国土第一」,这一首半的偈文,在显明他将来成佛的时候,他的国土在十方世界当中是要第一而且是无双的;同时,凡是往生到这个国土的众生,也要使这些众生成为第一无比的众生。

「其众奇妙」,「奇」是奇异、奇特、特殊、超越的意思;「妙」是微妙、妙好而不可思议、难以想像的意思。怎么样的奇妙不可思议呢?也就是如《无量寿经》所说的,十方众生一旦往生到极乐国土,都是「智慧高明,神通洞达,咸同一类,形无异状。颜貌端正,超世稀有,容色微妙,非天非人。皆受自然虚无之身、无极之体」。再者,成佛的速度之快也是超越性的,怎样地超越性呢?如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之中,第十一「必至灭度愿」所说的:「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阿弥陀佛已经成佛,所以四十八大愿每一愿都已完成,因此,十方众生一旦往生极乐国土,就直接「至灭度」而成佛。所以梵文本的《阿弥陀经》就说:往生极乐国土的众生,「都成为清净的、不退转的、一生补处的菩萨。」鸠摩罗什翻译的《阿弥陀经》则说:「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这些经文都可作为「其众奇妙」的经证与理证。

若以通途法门,也就是以自力修行的法门来说,修因证果是修行自然的过程,从修因到证果,要经过三大阿僧只劫的时间,及经历五十一品阶位。但若以特别法门,也就是他力念佛的法门来说,虽是薄地凡夫,贪瞋痴没有降伏、断除,妄想杂念也没有减少,可说是满身的罪业,可是只要念佛往生极乐世界,当下就可以高登一生补处,能如此「奇妙」的原因,完全是靠阿弥陀佛的愿力及威神功德的不可思议力。如此种种,在阿弥陀佛因地发愿「国土第一,其众奇妙」的时候,就已经先为我们预告了。

「道场超绝」,「道场」就是成佛的地方。「超」是超出、超越 ,「绝」是绝对,也就是绝诸对待,没有能和他相对待的,不能比较的、独一无二的、不可思议的。

道场超绝就是成佛超绝,所谓成佛超绝是说,念佛人到了极乐世界之後,不必逐一经过通途法门的成佛过程--时间上要经过三大阿僧祇劫,阶位上要从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一旦往生,就超越这一些阶位、时间,而直接成佛。这也就是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之中第二十二愿所说的「超出常伦诸地之行」,到了弥陀净土就能够由凡夫直接超越到等觉菩萨,而顿时进入一生补处。

「国如泥洹」「国」是国土,是指依报;「泥洹」就是涅槃,涅槃就是佛的意思,是指正报。涅槃是不生不灭,无始无终,本来就常住,不经过造作、加行,不需累积功德、功夫,本来就是如此,而且如如不动,是不会消散的,这个就是「泥洹」,这是就正报来讲。

涅槃属于正报,国土属于依报,可是依报的极乐世界也如同正报的涅槃,亦即,极乐世界是依报跟正报一体,是同样的内容,是没有分开、没有分别、没有差别性的。不像我们轮回的众生,正报是正报,依报是依报,有差别而且有隔碍,不能够互具互融。

阿弥陀佛所建设的净土就是涅槃境界的净土,《无量寿经》就说:「彼佛国土,清净安稳,微妙快乐,次于无为泥洹之道。」所以善导大师说「极乐无为涅槃界」。极乐世界既然是涅槃的境界,所以,一旦到极乐世界自然当下就进入涅槃。为什么?因为涅槃就是不须经过修行的过程时间及阶次,是本来如此,自自然然就是这样的境界。所以我们只要往生到极乐的涅槃境界,自然就会证悟涅槃。证悟涅槃就是断除贪瞋痴的烦恼,破除四十一品的无明,证悟佛性,所以证悟涅槃就是成佛的意思。

佛的境界是正报、依报一体的;凡夫的世界则身体是身体,环境是环境,是分开的。这让我们凡夫觉得很不可思议。

其实时间跟空间是我们凡夫的妄想所产生的,是不存在的。人跟人的隔阂,这也是轮回众生的现象,有亲疏、恩怨、彼此的对待;到了佛的境界的话,佛看待众生都是跟他一体的,没有差别的,没有所谓的亲跟疏,或者好跟坏、恩跟怨,所谓怨亲平等,自他一体。亦即佛看一切众生就是他本身,跟他是一体的,不仅时间空间是一体,一切众生也是一体,所有森罗万象也是平等一体的,就像《金刚经》所讲的「一合相」。

如果我们能够了解这一点的话,我们就不会怀疑佛。怀疑佛指的就是「我念佛你是不是知道了?听到了?会不会把我忘记?会不会嫌弃我、拒绝我?」就不会有这样的疑惑不安。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跟阿弥陀佛是一体的,我们就等同阿弥陀佛的手、脚、眼睛、鼻子、耳朵、五脏六腑,所以阿弥陀佛会救度我们是很自然的,而且不需要任何条件的。自己救度自己当然不需要条件,极乐世界是我们的地方,回到我们的地方当然也不用条件,而且是自自然然的,是天性自然的、法尔自然的。

「而无等双」,国土涅槃的安乐,也是独一无二的,无二就是无双。怎样的无等、无双呢?就佛来讲,阿弥陀佛是超越十方诸佛;就往生去的众生来讲,也是成为超越其他国土的菩萨;就净土来讲也是十方第一无比的净土。由于法藏菩萨已经成佛了,所以《无量寿经》就说:「其佛国土,清净庄严,超踰十方,一切世界。」

有其果必有其因,因就在这里,这里已经表明他的愿心说:「令我作佛,国土第一,其众奇妙,道场超绝。国如泥洹,而无等双。 」这种经证理证,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在这个地方了。

接下来,第三个部分,度众生的愿:

我当愍哀,度脱一切。十方来生,心悦清净,

已至我国,快乐安稳。(愿众生第一)

我发愍哀之心,救度一切苦恼众生。使十方众生都愿意来生我国,并且充满清净无杂的欢喜信心;一旦往生到我国,必得微妙快乐自在安稳,并且速成佛道。

「我当愍哀,度脱一切」,这一首偈显明法藏菩萨之所以要成佛,以及成就国土第一的净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哀愍度脱十方一切罪苦的众生。因为心中充满着悲愍哀怜十方众生的无尽悲心,因此要度脱十方众生,使十方众生都向往他的极乐世界,进而往生他的极乐世界,并使其快速成佛,也就是前面所讲的「过度生死,靡不解脱」,以及「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十方来生,心悦清净」「悦」就是喜悦、快乐;「清净」就是没怀疑、没顾虑、没犹豫、没担忧。亦即,要使十方众生都心中欢喜,欣慕往生他的极乐世界,这就是「心悦清净」。也可说往生极乐世界的心是很纯粹的,信心无疑,专一不二,坚定不变,所以说「心悦清净」

「已至我国,快乐安稳」「安」是安然,「稳」也是稳固不变动的意思,「安稳」就是安安稳稳永远不会衰退变化、永恒常住。「快乐安稳」,往生到他的弥陀净土就快乐安稳了,那种快乐是佛的涅槃之乐,如果不是涅槃之乐就不安定、不稳固,那就变成与世间的乐一样了。所以「快乐安稳」是指成佛的意思,唯有成佛所得的涅槃之乐才是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安稳。

我们在娑婆世界中轮回六道,三恶道纯粹是苦,人道是半苦半乐,有苦有乐;天道是纯粹的享天福之乐。但是不管是纯粹享天福之乐,还是人道的半苦半乐,最后都是苦,没有乐。为什么?因为只要尚未超出轮回,就必定有某一生会堕入三恶道。那时候,就是无穷尽的大苦。何况,乐过去之後,转入寂寞,心情也就不乐了;天上的天人天寿一尽,自然就会下堕,因为天人都有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他心通、神足通,因为他们有神通,天寿尽时就会知道自己会下堕地狱、饿鬼或畜生,那种自知未来惨境的痛苦比人道的苦还高出百倍、千倍。

因为我们没有神通,到老的时候还傻傻地不知道自己来生会堕落,所以不知怕,不知担忧。天人因为有宿命通,所以他一旦知道,就会怕、会痛苦。由此可知,世间三界六道的快乐都是不安稳,不安固的。快乐若不安稳,就不是真正的快乐,只有到极乐世界才有真正安稳、不动、不灭的快乐。

安稳、不动、不灭的快乐是佛的境界。如果不是佛的境界,多少都会再转动。当然阿罗汉已经断除贪瞋痴的烦恼,都处在声闻的安详寂静的喜乐当中。如果有一天他回小向大,进入菩萨的境界,就知道自己其实还有四十一品的无明未断,在步步升进当中,他的乐就会不断转变,这种转变是昇华的转变,以到达佛为最高境界,所以说佛是无上、正等、正觉。那种成佛的乐才是彻底安稳、究竟的乐。

法藏菩萨还没发四十八愿时,他的愿心就是这样。要建设国土第一的极乐世界,要使十方众生到极乐世界都能得到成佛安稳的快乐,而且要使虽然尚未往生极乐世界的任何世界的任何众生都离开恐惧,所以他首先说:「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人生根本的苦、惊惶、恐惧是什么?是未来还会六道轮回;六道轮回当中,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一旦失去人身就是堕落三恶道;一旦堕落三恶道,未来再度得到人身的时间就要非常久。所以在菩萨戒经中就说:「一失人身,万劫不复。」因此,对我们学佛的人来说,都有一个恐惧,恐惧今生今世如果没有成就佛道,未来世就可能会堕落地狱。因此,法藏菩萨除了发国土第一、心悦清净、快乐安稳之愿心之外,也要使念佛人未到极乐世界就先离开恐惧、惊惶、不安,也就是说要使我们知道,往生极乐世界没有六道轮回,尤其是没有堕落三恶道的恐惧。

其实我们如果没有脱出六道轮回,在六道轮回当中,总有一世会堕落到地狱。所以《涅槃经》说:「虽复得受梵天之身,乃至非想非非想天,命终还堕三恶道中。」《正法念处经》说:「无始生死中,业网覆世界。从天生地狱,从地狱生天。」意思就是说,即使功德非常高到欲界天,甚至禅定非常高,到色界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天,寿长八万四千大劫,但是天寿一尽,仍旧会随着过去的业力而堕落地狱、饿鬼、畜生。就如《无量寿经》所说:「爱欲荣华,不可常保,皆当别离,无可乐者。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法华经》也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这样的处果,佛在经典中很多地方都有讲到,所以直白来说,「轮回未出,必堕地狱」,必堕地狱是我们一生当中最为恐惧不安,想到就非常痛苦的。阿弥陀佛说,你只要念佛,就必定往生极乐世界,不必有这种恐惧,这种恐惧就会消除,就不会再受这种後果了。

这法藏菩萨的愿心总共十行,流露出他要成佛救度十方罪苦众生的无上愿心。

又,「十方来生,心悦清净,已至我国,快乐安稳」在《庄严经》怎么翻译呢?《庄严经》说:

所有无边世界中,轮回诸趣众生类,速生我刹受快乐,不久俱成无上道。

《无量寿经》的经文是说「度脱一切,十方来生」,《庄严经》说:「所有无边世界中,轮回诸趣众生类」,就是包含地狱、饿鬼、畜生,後面更说出「度尽阿鼻苦众生」。那显示没有一个众生不在阿弥陀佛愿心救度之内,没有一个众生会被阿弥陀佛所分别、所舍弃、所遗漏的。

所以,从《赞佛偈》来看就晓得,净土法门是阿弥陀佛救度的法门,而且是平等、无差别的,不分圣人、凡夫、善人、恶人,男女老幼、贵贱贤愚善恶都一律平等救度。如此这般的愿心誓言,在未成佛前就已先给我们大安心、大安慰了。

假设净土法门不是平等救度的法门,而是要靠我们各自的力量,可是,我们有力量吗?没有力量,那就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已至我国,快乐安稳」就是「速生我刹受快乐,不久俱成无上道」。使往生来的众生很快就成佛。

所以,用同本异译的经文来互相对比,以经解经,更能了解它背後正确的深意。

接下来,最后三行偈,就是这一首「赞佛偈」的第三部分:

幸佛明信,是我真证,发愿于彼,力精所欲。(请师佛证明)

本师世自在王佛!请您俯察我心,证明我的愿心诚信无伪,唯有您的证明才是真正的证明。以上所发的无上誓愿,我必定勇猛精进地去完成。

「幸佛」就是祈请世自在王佛,「明」是证明,「信」是诚信。意思是请世自在王佛来证明他所发的愿是真诚不虚、永不改变的。

「是我真证」,佛的证明才是真正的证明。

「发愿于彼,力精所欲」,意思是说,我恭敬的请世自在王佛来为我证明,证明我的愿是信实的、不虚假的,佛的证明才是对我真正的证明。前面我所发的愿,我一定要努力的、精进的去达成,所以说「发愿于彼,力精所欲」。接着又说:

十方世尊,智慧无碍,常令此尊,知我心行。(请诸佛证明)

十方诸佛的智慧,无碍自在,能知一切。愿诸世尊智慧明察,常知我心之行愿。

也就是,十方世界的十方诸佛,您们的智慧是广大、融通无碍的,能够了解我(法藏)的愿心是真还是假,因此也请十方诸佛来作证明,希望十方诸佛一方面能够了解我(法藏)真诚不变的愿心,一方面也加持我早日成佛来广度众生。

接着就总结论的说:

假使身止,诸苦毒中,我行精进,忍终不悔。(为众苦不悔)

即使我身陷无间地狱等苦毒之中,我这样的愿心也永远决定不退,永远精进,安忍顺受,无怨无悔,直到所愿成就。

此偈表露出他悲心无尽,愿力弘广,一心一意为了救度众生而发愿修行,不畏惧种种的艰难困苦,再怎样的难舍能舍、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他都绝不退缩的要去达成。再怎样的剧苦,他这样的愿心都不可能会被打败、挫折而退转,反而更加坚忍,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最后总结论的这一偈,不只撼动人心,更是惊天地泣鬼神。

有关这一首偈,《如来会》翻译说:

纵沉无间诸地狱,如是愿心终不退。

假设为了救度我们十方罪苦众生,他以身为质,代替我们到无间地狱,受无间地狱的苦来救赎我们,他也愿心坚固,始终不反悔、不退却。

《庄严经》翻译说:

愿我精进恒决定,常运慈心拔有情,度尽阿鼻苦众生,所发弘誓永不断。

「常运慈心拔有情,度尽阿鼻苦众生」,这首偈显露出他以平等无差别的无缘大慈所救度的众生是包含阿鼻地狱的众生。

由三部同本异译《无量寿经》的这三段偈语,充分显示净土宗是救度的法门,也是救赎的法门。

佛教以慈救为宗,目的是使一切众生全部成佛。而能够体现这种精神的,就是净土宗,阿弥陀佛以身为质,救赎罪苦众生出离地狱解脱轮回的愿心。

救赎是佛教大慈大悲的精神所在,也是佛教大慈大悲的最高表现,佛教若无救赎,或不讲救赎,则佛教不是真正大悲,罪苦众生永在轮回。然而,佛教以慈救为宗,阿弥陀佛更以「纵沉无间诸地狱」、「度尽阿鼻苦众生」为愿。故佛教也是救赎的宗教,因此,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的菩萨,首先要发「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四弘誓愿,而已堕地狱或将堕地狱的众生,若不救赎,怎能脱离地狱,怎能圆满菩提,为了救度地狱众生,菩萨必须发愿救赎。如《华严经》就说:

我为救度一切众生,发菩提心。

我当于彼诸恶道中,代诸众生受种种苦,令其解脱。

我当普为一切众生备受众苦,令其得出无量生死。

我宁独受如是众苦,不令众生堕于地狱。

以身为质,救赎一切恶道众生,令得解脱。

一代教中,类似的经文很多,故《大智度论》说:

是菩萨宏大之心,深爱众生;若有代理,必代不疑。

复次,菩萨见人间有天祠,用人肉血五脏祀罗刹鬼,有人代者则听。

菩萨作是念:「地狱中若当有如是代理,我必当代!」

如今,阿弥陀佛在兆载永劫以前,就已为我们发了「假使身止诸苦毒中」、「纵沉无间诸地狱」、「度尽阿鼻苦众生」的超世无上大愿,可知在兆载永劫之中,代众生受苦,地狱、饿鬼、畜生,何处不经?何苦不历?故阿弥陀佛的愿是超世无上的大愿,阿弥陀佛的心是至极无尽的大悲。

我们再怎么样的罪业深重都不会超过阿鼻地狱的业,阿鼻地狱的众生都在弥陀救度当中了,那还有谁不在阿弥陀佛的救度里面呢?

所以,也可说,阿弥陀佛是为谁而发愿?为我而发愿;要救度谁?就是要救度我。而这个「我」,是指十方众生中的每一位。

我们如果细细的思维法藏菩萨这整首《赞佛偈》,我们会非常的感动,甚至会被法藏菩萨的愿心所触动而痛哭流涕。就如当一个孩子体会到母亲对他无条件的深爱时,他会感动甚至痛哭流涕一般。

菩萨发愿时,要以自己上求佛道,并教化他人为职志,在这二十首《赞佛偈》中,这两项浑然一体呈现。而且法藏菩萨之上求菩提,不单为自己,完全是为了下化众生。拜读之下,我们应衷心欢喜,信受法藏菩萨深广的大悲愿力。

当法藏菩萨以《赞佛偈》赞叹世自在王佛之後,他又总结论性的表明,请世自在王佛能够加持他,让他快速成佛,以便尽快救度众生。他说:

令我于世,速成正觉,拔诸生死,勤苦之本。(结归救众生)

让我在世间快速成佛,拔除十方众生生死苦恼的根本。

以此作为这一首《赞佛偈》的总结论。

「苦」,苦有三苦,四苦,八苦。就三苦而言,即是苦苦,坏苦,行苦。欲界三苦齐受,色界则有坏苦与行苦,无色界则仍有行苦;况且天人寿终,还会堕三恶道中。

十方众生,轮回三界六道,三恶道固然是苦,人间或天界也都是苦。而千苦万苦无量苦,都因生死,生死是一切痛苦的根本,若生死解脱,则一切苦都解脱;弥陀发愿,即是为此生死大事。因此弥陀一开始发愿便说「过度生死,靡不解脱」;这里又说「拔诸生死勤苦之本」,前後首尾呼应,始终一贯,动机与目的,都是为了救度十方众生,解脱生死轮回,速成佛道。

「勤苦」就是辛勤而痛苦的意思。一切众生处在三界中,为爱欲所迫,十分辛勤劳作,结果依然随业轮回六道,勤苦之患无有穷尽。如此生生死死的轮回六道,诚然是一切痛苦的根本。

「生死勤苦之本」,生死是一切痛苦的根本,从因来讲就是三毒贪瞋痴,从果来讲就是六道轮回。

这一首偈是法藏菩萨以前面二十首偈赞叹世自在王佛後,又总结论性的表明希望快点成佛,以便能够快速广度众生的愿心。这一首偈也可以说是归结救度众生之悲愿的总结论。总结的表明不论是对佛的赞叹也好、自己的发愿也好、请佛证明也好,目的都只有一个--令我在这个世间快速的成正觉,能够快速的拔除十方众生生死轮回的痛苦。

有关这一首偈的内涵,同本异译的《平等觉经》翻译为:

拔人勤苦生死根本,悉令如佛。

可见这里所讲的「拔诸生死,勤苦之本」不是就他自己来讲的,是就度众生来讲的。也就是,他成正觉的目的,是要拔除十方诸众生的「生死勤苦之本」,亦即生死轮回痛苦的根本,而且使十方众生快速的成佛,成为跟阿弥陀佛一样无量光、无量寿的佛。

从《平等觉经》的经文,我们就可以非常清楚的了解,明确的知道,净土宗是法藏菩萨发愿救度我们十方罪苦众生,脱离六道生死轮回的苦海,往生涅槃圣境的极乐国土,快速的成为与阿弥陀佛一样光寿无量的佛,不会模棱两可或做其他的解释。

于此可知,全部《赞佛偈》的核心意旨就是「速成正觉,过度生死,拔诸生死,靡不解脱,悉令如佛」。这也是净土宗大根大本的核心教理与根本精神,净土宗的千开万阖成始成终都不离这根本精神,与这根本精神一致则是净土宗,不一致便非净土宗。

所以,我们了解这几段经文,就会倍感净土宗的可贵,可贵在──净土宗是易行的法门,净土宗是殊胜的法门,净土宗是佛力的法门,净土宗是救度的法门,净土宗是阿弥陀佛要救度罪苦的我们到极乐世界快速成佛的法门,只要有净土宗,人人都可脱离轮回往生净土,人人都可快速成佛广度众生。

我们能够遇到这么殊胜的法门,也感动于阿弥陀佛的愿心。我们如果思维这些经文的内容,不知不觉也会被这些内容所薰染,所谓「学佛大悲心」,自然就有佛大悲心的气氛。因此,一个净土宗信佛念佛的人,他的心性、他的气质一定会改变的。要比较容易快速改变的话,就是多思维阿弥陀佛的愿心。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