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可以解开万种忧伤的故事

周国平写过一则故事,名字叫《寻短见的少妇》,很好,很给人启发。

夏天的傍晚,一个美丽的少妇投河自尽,被正在河中划船的白胡子艄公救起。

“你年纪轻轻,为何寻短见?”艄公问。

“我结婚两年,丈夫就遗弃了我,接着孩子又病死了。您说,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少妇哭诉道。

“两年前你是怎么过的?”艄公又问。

少妇的眼睛亮了:“那时我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那时你有丈夫和孩子吗?”

“没有。”

“那么,你不过是被命运之船送回到了两年前。现在你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了,请上岸吧。”

话音刚落,少妇已在岸上,艄公则不知去向。

少妇犹如做了一个梦,她揉了揉眼睛,想了想,离岸走了。她没有再寻短见。

这个故事很短,但意趣却极深,若能领味其义,则人生的一大半烦恼则可以飘荡至无何有之乡了。

人从无到有而生喜,又从有到无而生忧,这如同一个公式一般,普遍适用于一切人一切时,古往今来无数人尝味着由喜转忧,由忧而喜的过程,心就这样在有无之间、忧喜之际跌荡起伏,或喜或笑,或哭或悲,或忧或惧。若最初并不登上“得”之山,“有”之顶,便不会堕入“失”之谷,“无”之底,便能永远保持平静、安和,这才是真正的快乐之道。

星云大师说,人一生中,无论如何都应该找机会尝试把身上身边所有钱财物品等都布施得干干净净,体会起初“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空无一物的感受,我深以为然。

我常常怀念十年前读书时,为了挣脱生死业网,搏一条解脱出路,日复一日地撑一把伞,顶着南宁上空烈日,沿着邕江边,一路西行,高呼“南无阿弥陀佛”,忘了炎炎烈日,忘了过路人好奇的眼光,忘了腿酸脚痛,忘了长时间呼喊伤气,忘了还要上课考试,忘了自己是个学生,忘了还要考虑将来,忘了要打电话回家,忘了朋友的联系方式……乃至忘记了我和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关系,那个状态下,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想有,什么身份都不是,什么身份也都不想是,甚至心与身都与我无甚关联,这样潇洒的心境给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那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彼时我强烈地感受到,原来人心若能空,无穷的能量便能积聚,且刹那间积聚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宗道法师

摘自:《咏而归》

因编辑需要,略有改动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