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孝行──托父母于阿弥陀佛

各位莲友:南无阿弥陀佛(三称)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华人很重视孝道,强调慎终追远,因此每逢清明节或中元节,都会为亲人念佛诵经,或者参加法会以超荐过往的先人。台湾传承着固有的中华优良文化,对于孝道、人伦道德尤其特别重视,所以在清明节期间,很多人都会赶回家乡扫墓祭祖;道场往往也会举办超荐法会,让信众们书写祖先牌位藉以超度先人。

衡诸各种超度方法,最为简易而且效果又最快速、超越的,则莫过于专一纯粹地念佛了,一般的佛寺法会如果不以念佛为主的话,超荐的功德是无法跟念佛相比的;再者,一般法会的功德也未必能使我们的祖先彻底离开六道轮回,乃至往生极乐世界快速成佛。但是如果是专一念佛的话,就能够百分之百的使先人离开六道轮回,必定往生极乐世界。

为什么会有这样悬殊的差别呢?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念佛,佛就会应声而现,就会闻声救苦,就会前来救度希望被超荐的对象(也就是我们的先人),就会放光接引先人往生极乐世界。因为念佛是直接呼唤着阿弥陀佛,而阿弥陀佛的存在,就是要以他无障碍的光明救度十方众生。

因此,不论修行的目的是为了个人解脱还是成佛,最简单而且必定能达到目的的方法就是念佛;乃至要超度先人,最简单且必定达能到效果的也是只要念佛。如果以诵经、拜忏来跟专一称念阿弥陀佛相比的话,是绝对无法比较的。

当然,诵经有诵经的功德,拜忏也有拜忏的效用,那些都是善事,也都是佛法之中的功德,可是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要超度先人脱离六道轮回,诵经拜忏的力量是比较有限的。因为诵经拜忏的功德只足以消一些业障而已,或许也能使先人离开眼前痛苦的境界,到比较不苦的境界,或者是超生为人,就这样而已,但若想要以之助先人离开六道轮回则是比较困难的。好像病入膏盲的人,一般的药方是治不了的。

弥陀洪名就是“阿伽陀药”,因此唯有这一句六字万德洪名本身具有的功德才能够使一切众生离开六道生死轮回,往生极乐成佛;除了这句“南无阿弥陀佛”之外,其余的佛号也好、经文也好,力量都是不够的。这一点,莲友们务必要确实、深入地去了解。

另一方面,以同样的时间、精神,专一念佛的功德与不是专一念佛的功德相比较,也是天差地别的。所以阿弥陀佛化身的善导大师就说:

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

也就是说,念佛以外的其他法门虽然也会兼念佛号,但不是专念阿弥陀佛,所以虽也是佛法的一种,都是善的,都有功德,可是这些善事功德若要跟专一念佛相比的话,就完全不能比较,因为专纯念佛的功德是绝对性的超越。因此善导大师对念佛又以绝对性的赞叹说:

念佛三昧,功能超绝,实非杂善得为比类。

念佛三昧”,意思就是说我们只要专一地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就等同一般自力修行入定,以入定见佛的那一种功德、功效。所以专一念佛这个法门,等同于念佛三昧的功德。

功能超绝”,只要专称弥陀佛名,它的功能效用是超绝性的。“超”是超越其他的法门,八万四千法门;“绝”是绝对性的,不是相对性的,是其他的法门不能够拿来相比的。一般能够比较的是同性质的,差不多范围的,可以比出高低、大小、多少,如果相差悬殊的话,那就不用比较。譬如地面上的山可以互相比较,华山在中国大陆五大山头当中是最高的,可是跟喜马拉雅山一比,喜马拉雅山比较高,可是喜马拉雅山跟天能比吗?就不能比了,因为属于不同的类别。所有功德和修行都可以比较它的高低,可是要用来跟念佛相比,那完全不能比较。这就是善导大师所讲的念佛三昧功能超绝,是超越性的,而且是绝对性的,所以说功能超绝。

实非杂善得为比类”,并不是其他的修行能够相比,相类同的。所谓“杂善”就是自力所修的六度万行,归纳起来就是“定善”跟“散善”。整句的意思是说,专一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它的功能效用是超绝性的。所有的定善、散善若与专称弥陀佛名这一种念佛三昧相比的话就都不能比较了。

南无阿弥陀佛”是万德洪名,佛法当中所讲的戒定慧三学、六度万行等等八万四千法门所有修行功德通通都已含在这句名号当中;所以只要专一、虔诚地称念这句名号,三学、六度万行所有功德就通通具足了。因此念佛人即使没有一般圣道门的禅定功夫,也等同有禅定的功德在里面;再者,般若空性、真如法性的功德功能也在名号当中,所以念佛人的身上也同时具有般若智慧的功德。

这句名号具足佛法僧的功德、功能,是阿弥陀佛要白白送给十方众生、回向给十方众生的,十方众生不知道便罢,真正知道的话就能够信受不疑,就能一生不退地专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这样的念佛人他已经不是生死轮回的凡夫,而是极乐世界的圣众了,将来成佛的功德及事实,现在已经预先拥有,预先得到了。

所以,超度祖先最好、最单纯、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得到的方法,就是专称弥陀佛名,称念弥陀佛名是愈专愈好,不要杂,杂的话就不纯了,效果就差了。好像刚从农场出来的牛奶是最纯的,可是到了加工厂加了一些水进去,到了小盘商又加了一些水,这样跟原来最初的牛奶来比就不纯了。

近代净土宗大德印光大师也说:

做佛事,唯念佛功德最大。

作佛事的目的就是要超荐或消灾,一般佛事都是以“拜忏”为主,如:三时系念、放焰口,或者大悲忏、地藏忏、药师忏、金刚忏,这一些都属于佛事,在这些佛事当中,以专一念佛功德最大。大到多少范围?等一下再用事实来证明。

又说:

做佛事,当以念佛为第一,余皆场面好看而已。

印光大师这句话讲得令人很震惊。印光大师说作佛事以念佛排第一位,是最有功德的,其他任何佛事纵使敲打唱念做得很热闹,排场也很庄严,但这都只是好看好听而已。

可能有人会疑惑:难道参加佛事法会只是赶热闹,没有达到实质的效果吗?功德当然有,也有效果,只是没能达到我们的目的。什么意思呢?我们超度祖先,为祖先作佛事,真正用意不只是希望让先人能离开当下的苦,更希望先人能彻底离开六道生死轮回的苦,乃至要助他们往生到极乐世界,因为到极乐世界就能够快速成佛,一旦成佛也就能够广度十方众生。这才是子孙们作佛事超荐祖先的终极目的。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只有专称弥陀佛名,其他的方式都不大可能的,很难。

一般拜三千佛,或者拜万佛也不一定能够让祖先离开六道轮回往生极乐世界,因为虽然念佛、拜佛,但若不是专称南无阿弥陀佛的话,要超荐祖先往生极乐世界是很困难的。在《悲华经》里面就说:娑婆世界的众生烦恼,业障厚重,所以被深陷六道,即使千佛也没办法救度,因此被千佛所摈弃。

十方诸佛当中,唯有佛中之王、光中之尊的南无阿弥陀佛,才有绝对救度众生的弘愿与力量,因此,无论是为自己解脱轮回往生极乐世界也好,为超度祖先解脱生死轮回往生极乐世界也好,都要专称弥陀佛名,愈专愈好。至于敲打唱念,这一些热闹的场面,是愈少愈好。

接下来引用一则事证。

法然上人是八百年前的日本高僧,他依阿弥陀佛化身的善导大师的教理而开创日本净土宗,他就说(见《法然上人全集》):

欲尽孝养,以父母为重之人,应先托父母于阿弥陀佛。

我得人身,愿生极乐,称念弥陀者,偏蒙父母之养育故,我今念佛功德,必蒙垂怜,迎我父母往生极乐,而灭其罪;作此想者,阿弥陀佛必迎父母于极乐也。

中国有妙云比丘尼者,幼亡父母,三十年念佛,为祈父母往生故,父母终得共脱地狱之苦,同生极乐世界。

这一段法语是说,为人子孙孝顺父母,想要彻尽孝道的话,首先就应该把父母托付给阿弥陀佛照顾,请阿弥陀佛救度。

孝顺归纳起来有小孝、中孝跟大孝。中国有一部经叫《孝经》,《孝经》共十八章,第一章开宗明义就谈到两种的孝:

第一种,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孝顺父母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让父母所生下的这个身体受到伤害,这是孝的开端。因为父母最疼惜的就是儿女,即使儿女都已七八十岁了,百岁的父母还是关爱着七八十岁的儿女,所以照顾好自己身体健康不使父母伤心是孝的开始。

第二种,接下来就说“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能够在社会上做一个堂堂正正,甚至立德、立功、立言的人,来显扬父母、祖先的名望,这是最后的孝。从开始到最终,都以父母为重,这是始孝跟终孝。

但如果以佛法来讲,这样的孝顺还不够彻底,不是真正的孝。因为唯有佛法才能彻见宇宙人生的真理,晓得一切众生都是随着过去世乃至今生今世的善恶业,去投胎转世受无穷尽六道轮回的果报,而这种果报是彼此不能相替代的,就像《地藏经》所讲的:

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

今生今世尽管再怎样的孝顺父母、照顾父母、奉养父母,使父母既有衣食上的满足,也达到心灵上的快乐幸福,可是如果父母没能脱离六道轮回,反而堕落三恶道的话,那就没有真正尽到孝道。唯有使父母脱离六道轮回,才是真正的尽到孝道,这一种孝才是真孝,才是最大终极的孝。要达到这一点,从现在开始就要把父母托付给阿弥陀佛,不管父母仍在世或去世多久,乃至已堕落三恶道,只要把他们都托付给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大慈大悲大智慧的佛,大愿大力大神通的佛,他就会不负我们所托,必满我们所愿。所以法然上人这里就说“应先托父母于阿弥陀佛”。

我们能得这个人身,是来自于父母生、养的恩德,以我们之身念佛超度父母,就能够消灭父母的罪,因为父母子女本来就有骨肉最亲的血缘,最容易达到直接的效果。《父母恩重难报经》就说:

假使有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绕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没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遭饥馑劫,为于爹娘,尽其己身,脔割碎坏,犹如微尘,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于爹娘,手执利刀,剜其眼睛,献于如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于爹娘,亦以利刀,割其心肝,血流遍地,不辞痛苦,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于爹娘,百千刀戟,一时刺身,于自身中,左右出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于爹娘,打骨出髓,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于爹娘,吞热铁丸,经百千劫,遍身焦烂,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佛陀在很多部经中都强调父母的恩,强调要尽有生之年来报答父母的恩,即使出家人也是一样。佛陀时代有一位出家人,他的父母很贫穷,连衣服都不够穿,这个出家人想要以自己的衣物来供养父母,但又怕不如法,因此请教佛陀。佛陀当时为了这一件事情,特别召集了所有出家众跟他们说,假设一百年之中,右肩担着父亲,左肩担着母亲,让父母大小便在我们肩膀上,而且我们也以世间最珍奇宝物跟衣食来供养父母,这样经过一百年,也不能报答父母须臾之恩。乍然一听,会觉得佛陀是不是夸大了?其实不是。

佛陀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要解脱生死轮回唯有得到人身,闻到佛法才有可能。可是人身难得,百千劫才能得到一个人身,如不能得人身,往往都在三恶道里面,这样想来,岂不是能够使我们离开三恶道乃至六道轮回都要感恩这个源头──感恩父母生下我们这个人身,否则的话我们将永远都在三恶道里面。所以佛陀就以这样来形容父母的恩德比须弥山高,比四大海深。

法然上人最后就引用一段典故说,在中国古代有一位妙云比丘尼,小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她年轻时也献身佛门出家,三十年虔诚念佛,期盼父母能往生极乐世界,终于她的父母依此功德而共脱地狱之苦,同生极乐世界。可见即使父母、祖先堕落最苦最重的地狱,也能够由于我们念佛而往生极乐世界;何况未必堕落地狱,当然更能超度。

三月二十日在台大体育馆举办的“清明报恩念佛一永日”,我曾引用三件典故,以事实证明只要念佛就能够容易超度父母。

其中一则是引用莲友佛定居士开始念佛就超度了去世已经三十一年的父亲。佛定居士学佛已有七八年了,常诵《普门品》《地藏经》《大悲咒》,也有参与超荐法会,可是都没能把自己的父亲救到极乐世界,一直到她遇到了我们这个法门,自己在家专一念佛,才看到她的父亲由一般的人转为出家人,坐在莲花上,全身放着金光,往生极乐世界。

还有大陆山东一位何蕊居士,他的父亲去世已经二十年了,有一天他随着一位莲友去一间道场听闻弥陀救度的法门,之后跟随大众念佛共修,那个时候他也看到他的父亲出现,然后坐着莲花,放着光明,跟着阿弥陀佛往生极乐世界。

又有台南一位年轻女众,怀孕六个月,婴儿胎死腹中。经过一年,她在某种因缘下专念这句名号,也看到阿弥陀佛放光,伸出金手,告诉她:“我已把你无缘的孩子接到极乐世界了。”

这就很清楚的显示,只要专一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即使没去参加超荐法会,只以每一个人的根机在自己的住处念佛,也能达到效果。

现在我再讲一件典故,也是我们莲友的亲身经历。这位莲友法号叫做佛帮,接触佛教也近三十年了,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接触佛教,知道人有前世今生,虽然死了还有神识存在,就是一般人所讲的灵魂。

佛帮的父亲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去世(离现在已二十七年),她父亲没有宗教信仰,因此也不信有前世今生,不信有善恶报应,不信有六道轮回。但对佛帮来讲,她是多少相信的。

父亲跟她的感情非常深厚,即使已去世二十七年,她还是常常想念她的父亲。直到去年,她来到弘愿念佛会,也参与培训的共修,才进一步了解纯正净土宗的教理,不但相信有阿弥陀佛的救度,有西方极乐世界的存在,也晓得把自己的父亲托负给阿弥陀佛。

二十几年来她一直想见父亲一面,她认为人死了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还有灵魂的存在,既然有灵魂的存在,这么深爱我的父亲应该会来让我见一面,因此二十几年来她常常这样期盼着,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见过,连做梦也没有梦到。

二十几天以前,她又突然想起父亲,一想起父亲就很伤心,痛哭流涕,再次祈求阿弥陀佛能够让父亲来跟她见一次面。经过了二天,也就是第三天早上,她睡醒还是很想念父亲,自忖:“是不是跟阿弥陀佛求错了,应该求阿弥陀佛照顾父亲?”因为求父亲跟她见面,父亲未必有这个机缘跟她见面。起这个念头之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跟她说:“好,我会照顾好你的父亲。”

之后,她起身到洗手间去刷牙洗脸,那个时候看着镜子,脑海中出现她父亲的影像,什么影像呢?是一条很大的黑色猪,被五花大绑绑着,这一只猪的脸是她爸爸的脸,慢慢的,从这一只猪身上出现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同时远方阿弥陀佛出现,放出光明,光明中送来了一朵莲花,她的爸爸乘坐着这一朵莲花,缓缓地跟随着阿弥陀佛往生而去。

由这件典故我们知道,原来她爸爸堕落在畜生道已经二十七年。二十七年当中,虽曾到寺庙为她父亲登记牌位参与超荐,可是还是不能让父亲离开三恶道,即使离开地狱离开饿鬼还是在畜生道当中。直到去年遇到我们这个法门,把自己的父亲托负给阿弥陀佛,才让她堕落畜生道的父亲能够脱离猪的身体,坐上莲花往生极乐世界。

所以要超度祖先,与其费时间、费精神乃至费一大把的金钱来请人作佛事,都不如家人专一念南无阿弥陀佛,效果既快速又能达到目的。

所谓“事实胜于雄辩,理论不如证据”,类似这样念佛超度父母往生极乐的事迹非常多,我们有编辑的五本《念佛感应录》,都是以事证来显示念佛有很多的利益,而还没有成书的事迹还有很多,有的登在净土宗网站,有的刊登在《净土宗双月刊》。有事有理,理事互相说明,互相印证,才能够让我们启信。希望大家懂得这个道理之后,就确实地去实践,不要退转,也就是专一的、虔诚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不用诵其他的经典,不用拜其他的忏,不用念其他佛菩萨的名号,或者持其他的咒语。只要专一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句万德弘名涵盖着十方三世诸佛,十方一切菩萨;也涵盖着三学、六度,八万四千法门的功德功能在里面了。

专称南无阿弥陀佛一佛,超越称念十方诸佛,因为十方诸佛的功德功能,阿弥陀佛一佛全体具足,所谓“法界藏身阿弥陀佛”。同时阿弥陀佛更是十方诸佛中之王,他无碍的光明,救度十方众生的光明,是十方诸佛之中光明之尊,所有的佛都在南无阿弥陀佛之中,佛所讲的法,也都在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之中。

净土法门是“六字普摄万法,一门即是普门”,这一句名号六个字统摄万法,所谓“统摄”就是包容、含盖所有的法门,统摄这一些法门,高超这一些法门,所以说“六字统摄万法”。

“一门即是普门”,专称弥陀佛名,这一个简单、单纯的念佛法门,普摄一切的法门,所有的法门都通通在里面,所以说“一门即是普门”,而且是超越普门。有一首偈说:“一句洪名真法界,不须方便自横超”,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是真如实相的境界,“不须方便自横超”,只要专称这一句真如名号,不须参杂其他法门,当下就拥有真如法性的功德,真如法性就是佛的境界,因此念佛就拥有将来成佛的功德了。所以不管自己修行也好,超度祖先也好,劝化他人也好,希望大家都专一地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

不过,刚刚讲只要专一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不用去称念所有的千佛万佛,不用拜其他的忏,这是对彼此了解这种教理的人而谈的,因为互相了解、互相谈论,才能够互相肯定信受;对于尚未理解这个道理的人,就不需要谈,为什么呢?因为对方的根机还没有到,跟他讲他不会相信,反而会认为这是邪知邪见,认为这种说法是谤佛谤法,如果专一念南无阿弥陀佛的话,那么其他千佛万佛就要舍掉吗?其他的经忏就要舍掉吗?其实不是这样的,千佛万佛、其他经典还是存在的,那就让其他的人去研究,因为他的根机还需要这一些,至于已经信佛念佛的人,就不需要这些了。

我曾比喻,我们有幸进入一个仓库,这个仓库举眼所见的都是世间的珍奇宝物,随便抓一把,到了社会上就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可是其中有一颗小小的摩尼珠,那我们要拿什么?当然拿摩尼珠。因为摩尼珠就是如意珠,要什么它就会吐出什么。

佛法之中,唯有“南无阿弥陀”六字洪名如同摩尼宝珠,能够满我们所有的愿。所以昙鸾大师说:“无碍光如来名号,能破众生一切无明,能满众生一切志愿。”我们的无明导致我们生死轮回无穷无尽,只要念这句名号就能破除我们轮回的根本──也就是无明;我们人生都有种种的愿,百愿千愿,但只要有一个往生之愿就够了,因为往生就能够破除无明,就能够成佛,就能够满我们所有的愿,让我们也能广度十方众生。

由于时间的关系,就讲到这里,祝愿大家信佛念佛,得生极乐。南无阿弥陀佛!

(2016年4月2日,慧净法师讲于台北弘愿念佛会)

编辑:管理员